商品列表
商品名称 属性 市场价 本店价 购买数量 小计 操作
购物金额小计 ¥0.00元,比市场价 ¥0.00元 节省了 ¥0.00元 (0)
© 2005-2018 老四奶在整个大院里可是不可或缺响当当的人物。哪家的婚丧嫁娶做生日温锅人情礼往,没个能说会道的那还真支撑不了局面。哪家丢猫跑鸡撵鸭子,老四奶的大嗓门一亮,保准猫儿狗儿往家跑。谁家的孩子头疼脑热感冒发烧经老四奶的手一阵推拿就会手到病除。一天从早到晚老四奶风风火火处理完了家长里短,又要扛着锄头跑到地里挣工分。那时候日子虽穷但有了老四奶的勤恳操持,生活过得有滋有味。一到青黄不接或惹爸妈生气的时候,我们便躲到老四奶家吃饭,老四奶给我们烙葱花油饼吃吃得满嘴里都是香气。甭管谁家孩子一到老四奶院里,平时吃不到的点心饼干水果都给我们留着,院里的其他几个奶奶爱清静怕吵闹,我们平时是不会去的。那个年代我们最向往到老四奶院里玩了。空旷的院落外面栽种着几棵腰粗的老榆树,低矮的用土抷垒砌成透着缝隙的墙头经历了多年的风吹日晒,破败的墙头也像一位命运多舛的老人,光秃秃的顶上只剩下几根随风摇晃的狗尾巴草大片的墙皮大抵已经脱落,墙下的土抷一经风化雨淋仿佛老人掉落的参差不齐的牙齿,变成了一堆碎土。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